雪尽十年至

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月照云彩 心之向矣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戏楼外寂寞的海棠 荣枯由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长白雪深几尺 不想过往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你途经的夏蝉冬雪 春花秋雀 喋喋不休 怎能自已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月光下的古铜钱 红线相绕  缘讫于此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千年的铜鱼 沉默相守 不敢声张这个秘密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墨色的云翻涌 覆盖天际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十年的面 不曾改变 淡然如故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石壁回荡的枪声 忠烈无言

吴邪是幸运的 


因为他不姓解


所以他不用年幼当家 他可以随性而来


因为他身后没有解家和九门的责任


因为他不姓张


所以他不用千百年来沉溺在记忆的轮回中 寻找与遗忘 


因为他不姓齐


所以他不用在看清世态炎凉后还妄图用一副墨镜与这个世界划清界线 


可是他姓吴 


所以他在二十年前无意陷入那场局


从此 便再无法摆脱 


原来 这场局 谁都逃不掉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戏楼外的寂寞海棠,荣枯由你


花爷


我听闻你九岁当家,沉重的荣耀一肩扛


我听闻你也曾水袖轻扬,轻吟浅唱


我听闻海棠花落,不知谁的戏装早已泛黄


我听闻你曾上高山倚绝壁,亦在墓中得心恣意


我听闻你蝴蝶刀把玩得潇洒风流,倒斗棍上的翻转也让人心生羡艳


我听闻你而今已四十有余,却仍未成家,只待温壶好酒,同他一醉方休




醉眼朦胧,此生遇卿,倒也无憾


花爷,你看那戏楼外的海棠花又开了

没了你 不是四季 不是年岁 更不是我们